【仙姿纪事】(7-12章)f50

修改一下,可以发7~12章

  

   作者:ariesiee

  字数:25465 : thread-3700437-1-1.

  

  

  

  

  

  仙姿纪事

第七章难忘

夜阑人静,星光闪烁明月当空,本是凭栏观天倚望万里星河的好时候。但断 天涯上罡风不断,随意肆掠,不仅凌厉无比,刮骨削肉,而且寒气逼人,冰冷如 刀,却又显示着这并不是一个观天的好处所。如此天险绝地,有道之士尚且不宜 久留,道行低点的更有命陨之危。

然而此时的纪可儿非但没有受到恶劣环境的影响,反而于寒风中获取到了一 点温暖,应该这么说,至少她的手是温暖的,因为她那春柔般的玉手此时存放的 位置,恰恰是人体中最暖和的一个部位——玄一道人的裤裆里面。

「师伯怎么就如此兴奋了?都硬梆梆了呀!」纪可儿略带意外的说。

「可儿都下山一个月了,是一个月啊!如何叫人能不兴奋。」玄一道人调整 了一下站姿,又接着道:「那个,可儿双腿稍分,让师伯也摸摸你的。」

「师伯是要摸可儿的哪里呢?可儿可有点听不明白。」

玄一道人抓在纪可儿乳房上的手忽然间用力了一下,以作惩戒,然后故作责 备的语气道:「明知故问。可儿下山一个月,可真是学到了不少滑头。」

纪可儿也不掩饰,咬唇微笑了一下,顺从地把双腿站开了一点。玄一道人也 就把手伸进刚张开的神秘而诱惑的缝隙,抚摸着纪可儿腿间那几寸柔软之地,脸 上马上露出无法隐藏的满足之情。在接触的瞬间,纪可儿也浑身轻微的颤抖了一 下,显然是玄一道人触摸到她的敏感之处所致。

两人站在凛冽的罡风当中,各自享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美妙触感,都说不出 的舒服。尤其是玄一道人,尽管受纪可儿自身气运影响身陷男女肉欲当中,然而 其本身既为有道之人,怎能不知轻重,因此除纪可儿外,并未染指门内其它女弟 子。这个月纪可儿又不在山中,可是闷熬了如许日子,今日得解情欲,感觉尤为 强烈,阴茎壮肥欲裂,表面肌筋满布,颇为狰狞。

纪可儿手握阴茎,岂会不知情况,遂双腿一合,把还在自己阴唇上不停撩动 的手夹住,向玄一道人说:「可儿帮师伯褪去裤子吧。」

「先别,让我再摸一下,好久没摸了,我可得摸个够。再说,可儿现在已是 淫水漫溢,又滑有腻,正是最好摸,最舒服的时候了,待我先让可儿舒服后再弄 不迟。」玄一道人说。

见执饶不过,纪可儿又放松双腿,闭上双眼,任由玄一道人继续抚弄阴唇, 尽情享受从下体传来的种种快感,不一会便呻吟了起来。

「嗯……呵……」

随着越来越激烈的动作,一股一股晶莹剔透的液滴沿着手指间的缝隙浅射出 来,蔓延到光华细嫩的大腿两则,缓缓往下延伸着。那种独特的只属于纪可儿身 体内部的臊香味儿散发至四周,又被玄一道人全部吸进鼻孔内,更激起另一波的 剧烈摩挲。

「这股味道,太放肆,太淫荡,太好闻了。」

玄一道人一脸享受的说,随即把沾满淫液的手收回,放到嘴里细细品味。原 来纪可儿已在刚刚的激烈摩挲中攀上了高峰,整个人正趴到玄一道人的肩膀上, 胸膛一张一缩地喘着气,蜜桃般的双乳被牵连出一浪又一浪的乳波。

待得乳波稍平,纪可儿向玄一道人妩媚的抛了个眼神,便慢慢地把他的道袍 连同长裤尽褪到脚跟上,然后自己也跪到地上,容颜正对着高高昂起的阴茎,说 啊:「可儿说过要让师伯永世难忘的,接下来,就让可儿好好服侍你吧。」

「有劳了。」玄一道人回道,脸上尽是期待之色。

纪可儿先是对准了玄一道人阴茎上的龟头轻轻的一吻,然后眯起两瓣柔软的 双唇,抿住阳茎尖端的外皮,往阴囊方向褪去,褪完了一边,双唇一张一抿又把 剩余的都褪去,直到整个紫红色的龟头都露了出来。

「呼……可儿这种褪皮之法,可真让人受……」

玄一道人话没说完,便感到整个龟头都被纪可儿的玲珑小嘴给吞没,含进了 口中。一种如处于阴道深处,却又不尽相同的挤压、温暖及湿润的感觉瞬间把他 后续的话语全部淹没,全身顿时酥麻了起来。可是还没等玄一道人适应这种酥麻 啊纪可儿那灵巧的舌头已经卷上了龟头,在四周轻点了几下后,便直接向龟头中 央的尿孔位置发起冲顶。纪可儿舌头的灵活也不比阴魁的七寸蛇舌差多少,在柔 软上甚至还犹有过之,再加上她有意为之,这样顶在了尿孔外,不少软肉却嵌入 其中,不断摩擦着内孔壁的肌肉。

就算玄一道人道行再高,也难以禁受这种发自身体内部肌肉的摩擦,况且纪 可儿在用舌头冲顶尿孔的同时,两手也分别套弄、抓捏着他的阴茎和阴囊。如此 承受着三个方面的刺激,玄一道人无力跌坐,浑身发抖且面容扭曲。

——正是痛并快乐着!

显然纪可儿并不打算留下一丝让玄一道人喘息的机会,趁着他跌坐地上的时 机,顺势往阴茎头冠一咬,然后利用牙齿刮磨着头冠,而那里,也是男人最脆弱 的地方。

玄一道人终于忍无可忍,阴茎一缩一涨,已现射精之象。

「不,太快啦。」

不难想象,以玄一道人接近仙人的道行,竟发出如此失态的嚎叫,可见他此 际是多么的出乎意料。然而,不管他如何努力地去阻止这一切,射精的感觉却越 来越强烈。

纪可儿嘴角微微翘起,抬起头往龟头顶端吹出一道气。

「啊……」

射了,终于射了,玄一道人如此想道。可奇怪的是,为何这次射精的过程却 久久不息。

玄一道人终于平伏了下来,往下体看去。但见阴茎上薄薄的覆盖了一层寒霜 啊精液到了尿道口便被寒霜给封住了,并没真正的射出体外,然而那种将要射精 的强烈快感却被留了下来,不曾稍减。

「师伯现在感觉可爽?」

看见纪可儿坏坏的微笑,玄一道人本想嬉笑几句「目无尊长」云云,但在如 此强烈的刺激下,一句说话竟然断断续续,说不上来。随着目光的伸延,看着纪 可儿赤身裸体,俯身跪于体下,一双玉乳凌空晃动,阴茎上传来的快感越加猛烈 啊,终于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看见玄一道人满脸涨红,气喘吁吁说不上话,纪可儿重新站起,向前半步跨 于玄一道人上方,对准了高举向天的阴茎,缓慢地坐了下去。

「嗯。」

两声呻吟同时响起,阴茎已全根没入阴道内。

纪可儿感觉到犹如被冰棍插入,感觉冰凉而新鲜。

玄一道人却是再次被温香软肉所包围,阴茎上重新出现温暖与酥麻。

在纪可儿的主动抽插下,两日都不再言语,沉浸在美妙无穷的肉欲当中,甚 至连天上的月亮、无情的罡风、如镜不动的池水,都在偷偷窥视着这淫靡而又刺 激的一幕。却只有一段段如泣如诉的呻吟声,在为两人的交合作陪衬。

「啊……啊啊……嗯……嗯……」

************

黎明前的黑暗,黑暗里的寂静,总是叫人又惊又惶。但夜总是会过去的,伴 随着两声激情的淫叫,这蓝灰色的曙光终于出现在无尽远天边。

「天亮了,可儿今晚可真让师伯毕生难忘啊。」

「可儿都快给师伯折腾死了,射了都有七八了吧。」

朔月池上传出了纪可儿幽怨的声音,但是这种幽怨,倒有七八分玩笑的成分 啊。

此时他们两人正在池中,看样子是玄一道人正为纪可儿洗擦脏物。

「终归是老了,把以后的都欲念都用光了,才七八次而已。」玄一道人不无 感叹的说。

「师伯以后要是想可儿了,可以随时来找我呀,我什么时候都让你屌的。」

纪可儿道。

「机缘至此,该是了结的时候了。可儿这次下山,可得万事小心哪。」

纪可儿沉默了一下,又说:「可儿这次下山,想向师伯借一个人。」

「你说的是阴魁吧。无妨,阴魁资质平庸,可在隐匿上却颇有天分,有他在 你身旁,或许能帮上忙。」

「谢师伯。」纪可儿行礼说道。

「可不能只用上面得嘴巴谢,要用下面的。」

「师伯好坏,啊……」

朔月池中又响起了嘤嘤呻吟之声。

万里风沙,尘土滚滚,西域的地貌总是让人望而生畏。在这里生活的人们时 时刻刻都面临着生存的考验,从古至今,便养成了彪悍无惧的性格。

北河,源远流长,养育了西域众多游牧民族的母亲之河。在北河的源头,矗 立着十大道教之一,也是发起围剿璇玑之举措的道门根源地——巫门。

巫门弟子均是俊俏貌美,让不少道门心生向往,转门投靠。又因其巫山交合 双修之道暗合两仪气运,适逢两仪大盛时机一举成势,由最初为修道门派所不齿 的小道教派成为当今十大道教之一。其掌教洛沧岚天纵之资,以不出五十之年跻 身仙人之列,一身道行深不可测,其成名道术巫生易剑诀让诸多盛名多年的仙人 饮恨。如今更领导群道围剿第一道门璇玑,声势可谓一时无两。

洛苍岚面容刚毅,双眉如剑,恢弘大气,如今他正在主殿中和众长老以及核 心弟子一众十三人在为璇玑之事商议。

「无衡,报告一下时下道门的态度如何。」

「直到如今为止,已有包括姬符教、童禄教、仙足园等三十二个门派表示参 与围剿璇玑。」

说话的人面如冠玉,正是巫门第八代大弟子,也是洛苍岚的嫡传弟子——萧 无衡。

「都是些小门小道,轻音和葵月呢?」洛苍岚道。

「尚未明朗。」萧无衡道。

「哼!或许是时候让我亲自去见见丁若那老太婆和太一老驴了。」

「现下能参透星象变化的道门不多,过些时日,星象走势越见明朗,其自会 知道该如何选择,待得大势一成,也由不得轻音和葵月。」

坐于洛苍岚左首一位头发全白却梳理得整整齐齐的老者说道,却是巫门长老 斯木桓。

「希望如此,要是他们还不知大体,璇玑之后,就轮到他们了。思思那丫头 到了洛阳如此时候,夺得了真龙之气没有?」后面的话是向萧无衡发问的。

「我回来咯,参见掌教和各位长老。」铃铃之语,不是裴思思更是何人。

紫气凝聚,露出裴思思调皮而精致的面容,然后才是她玲珑丰满般的身影。

「思思你回来了,看你紫气围绕,收放随心,真龙之气应已完全被驯服,真 是可喜可贺啊!」萧无衡一见裴思思便冲到其面前,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欣喜 若狂。

「谢师兄关心……啊!」裴思思惊呼一声。

原来萧无衡趁着裴思思说话,搭在她双肩上的手抓着衣领就往下拉,把道裙 褪到腰间,让裴思思的上半身完全裸露到众人眼前,盯着她胸前一双硕大而坚挺 的乳房,双眼都要冒出火来。

「你怎么就没点正经,师尊你可要帮我惩罚他。」

裴思思说着话,却对于要穿回已被褪到腰间的道裙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是有 点撒娇似得求助于洛苍岚。

「不可胡闹。仙尸二老已到巫山作客,思思你去招待一下他们俩。」洛苍岚 对此见怪不怪。

「放手,还抓,回头看我怎么修理你。」

几经周折,裴思思才摆脱萧无衡抓在自己乳房上的手,竟自离开了主殿,往 客殿鱼水殿方向去了。

第八章二老

仙尸二老本名已无人知晓,只知其自称「藐」和「蔑」,隶属赶尸教门下, 属邪教一脉,于乌孙一地建宗立派,数来以练魂制尸著称。其中最为厉害的非阴 尸莫属了,其制尸过程极为歹毒,采年轻女性的活体,利用各种手段和极刑蹂躏 摧残至其精神达到哀怨、愤恨等情绪的最高峰时,再用秘术使得其精魂与肉体分 离,取去七情六欲后重新封印到肉身当中,最后对其肉体作法凝炼,最后成为阴 尸。经过凝炼后的阴尸,其体质与常人无异,但一经作法变会变得全身带有污秽 绿液,这种毒液专破神通道法,修道者与之斗法,往往会受其牵制,力不从心。

而且由于精魂只剩下无比怨恨的意识,所以阴尸的攻击阴险异常,并且毫不 顾及己身,颇为难缠。仙尸二老便是赶尸教下最为精通阴尸之道的两位长老,在 教中地位甚至比教主还崇高。

身在巫门鱼水殿中的二老,身旁起码有二十名巫门的女弟子趴跌在地上,个 个年轻貌美,一丝不挂,并且下体涓涓的流淌着红白混合的粘液,显然都经过一 番蹂躏。然而二老依然摆动着腰杆,一同夹着殿中最后一名女弟子的精美肉体, 操得前仰后翻,目中还似有不满之色。那位可怜的女弟子口中和下体分别装载着 二老的阴茎,承受着前后强烈的冲击,精致的脸蛋上满是匮乏的神色,却是倩儿 此女。看她神色,怕不有一天一夜不曾歇息了。

骤眼看去,仙尸二老一副典型老人模样,身材孤瘦无比,露出一行行的骨痕 啊。

要不是身上散发出阵阵阴寒气息,几乎可以认为是行将就木的孤寡老人无异 啊。

「还是你算有点味道,就是耐力也不太好。巫门就没有更好的货了?」

「我知道你是啥意思,蔑老头,你不就是在想着裴思思那小丫头吗。」

「哈哈,还是邈老头知我心哪。除了裴丫头,巫门负责罗颖转星大阵的那四 十九名童女我也想拿来操一操得。」被称为「蔑老头」的老者如是说。

「你就妄想吧,那些童女一旦操了,就组不成大阵了。说起来,怎还不见裴 丫头回来呀,要不是有这一条件,我们俩也不会出山混这一趟浑水水的。」

邈老者话音刚毕,只见一道青光从远而近落到殿中,光芒敛去露出裴思思俏 丽的身影。

「二老可是在谈论思思呢?」

待得二老看清眼前之人,身下动作同事一顿,面上露出痴呆之色。

「思思,救我……」借着二老痴呆之机,倩儿终于努力地呼唤了一声。

「可就是二老的不是了,把师姐们都折磨成这个样子了。」裴思思眨了眨水 汪汪的大眼睛,说,「不如由思思陪二老玩耍一会,好让我的这些师姐们缓一缓 气。」

二老毕竟道行直追仙人之列,瞬间痴呆之色尽去,换上了一脸期待,如言的 放下了倩儿的肉体,向裴思思走去。

裴思思挥手招来殿内的一张小竹椅,轻盈坐下,手脚优雅地翘起,静望着逐 渐逼近的二老身影,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她本来穿的就只是一袭短裙,如此坐姿把姣好的双腿呈现眼前,凝脂般的肌 肤夺目耀眼。二老看着如此美体,喉咙如被火烧,加急脚步走到裴思思跟前,前 后开始抚摸其身体。

蔑老双手搭在裴思思的肩上,俯头贴着她的秀发,用力吸吮着,随即面露满 足之色。邈老跪到裴思思膝钱,像抚摸瓷器般小心地从脚跟处往上摸去。

二老平时对待女人可谓粗蛮之极,如今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连他们自己也为 之一惊,方知道裴思思魅力的可怕。

裴思思固然拥有超乎寻常的摄人魅力,可仙尸二老也并非等闲之辈,眨眼的 功夫已经便已平复如常,各自往裴思思身体的深处探去。蔑老双手挑起衣领,一 手握着一边乳房,感受着那美妙形状和动人触感;邈老穿入群底,探索那两腿之 间神秘的领域。

「二老何必着急啊,待思思站起来摆个姿态啊,好让二老摸得更加彻底,可 好?」

裴思思的玲玲笑语响起。

二老哪有不答应之理,忙扶着裴思思躯体,缓缓站起身来。

方一站稳,二老迅速攻占了裴思思的身躯,乳房被蔑老用力地搓弄起来,下 体被邈老双指插入,不停地内外拨动着。不一时便被二老平放到地上,道群撕碎 丢在一旁。这下子轮到裴思思一下子意料不及,失去了主动之势。借此机会,蔑 老迅速转身跨蹲于裴思思面容之上,把硕大的阴茎插到其口中,反手抓着她的乳 房,开始抽插起来。邈老手脚也丝毫不慢的分开裴思思双腿,手捧阳根对准阴户 一挺,全根尽没,然后狂操起来。

裴思思上下突然受攻,差点咽不过气。尤其是口中的阴茎,那股骚腥味道闻 所未闻之强烈,不知多少年月的积累污垢,方能散发出如此之恶臭。而阴道内干 涩的肉与肉的摩擦,带来狂猛的痛楚,不断撕磨着裴思思的神经。

倩儿在一旁看见此情形,立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双手抓着肩膊颤抖起来。

显然此前已领略过这种非人忍受的痛苦。

如今裴思思在二老的疯狂折磨下,身体已因痛楚及难受抖颤起来,下体也渐 渐可见一丝丝的血红流出。相比起裴思思的痛苦,是二老欢愉满足的狰狞表情, 一声声诳语不住响起。

「哈哈,爽!」

「哈哈哈……这穴,又紧又舒服!」

「这乳房真好捏,不愧我期待良久!」

「……」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二老才从欢愉中得到满足,但是阴茎怎么都不舍得 离开裴思思的身体。

「二老……也……太粗暴了……」裴思思缓过了一口气,才软软的说出一句 话。

「老夫的老二好吃吗?」蔑老道。

「臭死了,到底多久没清理过了。」裴思思道。

「哈哈,这样才是极品。」邈老道。

然后三人瘫软地上都不说话,静静地恢复着体力。看来二老在裴思思身上坚 持了一炷香的时间,所耗的精力也不在少数。

良久,裴思思首先爬起,把人都转过来,面向邈老,把邈老的阴茎抓到手中 啊翘起屁股对着蔑老:「二老可有力气再来几个回合?」裴思思不无挑逗地道。

「可别少瞧老夫了。」二老同事答道,然而语气中,却是有点中气不足了。

裴思思一笑,一手拿着邈老的阴茎放进口中,另一只手伸到胯间,撑开阴唇 少许静待蔑老。

************

翌日,清晨的阳光隔着重重沙雾照到通往主殿的石径上,把灰暗的小路铺上 了一片白芒,同时带来一分炽热。

石径苍茫委婉,云雾萦绕,透过重重云雾,能隐约看到石径两旁满是奇花异 草,古树街亭。从云雾中透露出来的每一个转角,每一块砖石,每一颗花草树木 啊每一个景致,竟然玄奥非常,彷如天上繁星,冥冥中自有其规律道理存在。原 来此石径竟是从上古遗留至今,巫门前人大神通者世世代代的改造修葺,并把生 平感悟赋予其中,蕴含修道成仙之体验。据说如果能拨开重重迷雾看透径旁景致 啊通明所有布置玄机,便能得到成仙,逍遥自在。所以在巫门当中此石径又被称 为为「成仙径」,门人弟子到此都必须徒步经过,感悟前人留下的修道经验……

成仙径旁上一挂角处,于重重云雾之中,站立着一男一女两道人影。

「裴师姐真浪啊,穿这么短的道裙啊,还不穿亵裤,这不是明摆着叫人干你 吗?」

男子说道。

「无论穿成怎么样啊,遇见你们这些色鬼啊,还不是要被扒个精光,不穿也 罢。」

女子声音显然是裴思思。

此时裴思思大半衣着已被男子拉开,上身露出一边乳房,下身肚脐以下已无 遮挡,被男子正一手抓乳挪捏,一手挑弄着阴唇。

「闻说你昨天去了仙尸二老歇息之处,可是专门给他们干的?」男子颇有酸 味地说。

「你区区一个巫幻峰执勤弟子,还不配知道个中事情,你怎么还穿衣戴冠的 啊,你还想要搞到什么时候,快点完事,我还要去主殿。」

巫幻峰是巫门众多山峰当中的一个子峰,其首席弟子便是那当着掌门洛苍岚 和一众长老面前褪去裴思思道群的萧无衡。他跟裴思思同为门内最为重要的弟子 啊当然很清楚其秉承两仪气运,并且来者不拒的天性,想当初在成仙径上借着云 雾和裴思思进行过不少苟且之事。然而在一般的弟子眼中,裴思思可是高不可攀 啊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看来眼下这位执勤弟子,可是给足了他天大的好处,才 得以获得这平常在弟子之中不可能获得的「机缘」。

「我很快就能晋升到足以受门派重视的地步,到时我要天天操师姐,操到你 魂飞天外,师姐,你就等着吧。」男子语气得戚傲慢,完全不顾忌身份与裴思思 的天壤之别,看得出来其身后果然有天大的势力为其撑腰。

「哪来那么多废话,要操就赶紧操。」裴思思丝毫没有理会男子大逆不道的 话语,冲其身前一点指,把男子身上衣物全部撕碎,主动迎身贴上……

而在主殿内的巫门掌教洛苍岚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神情凝重却又明显带着 几分犹豫,暗地叹了口气:「让思思承受两仪气运,是正确的选择吗?」

   >]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A_yindang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